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百九十八章 这事和月生大爷无关

作品:魔邪之主|作者:永不落伍|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12-03 03:50:02|下载:魔邪之主TXT下载
  “其实阁下并不用跟着我,想要通过司庭的测试再简单不过了,只要拿出一件之前那位于大人满意的礼物暗中送给他就行了。”

  走了一会儿,见四处无他人,中年剑客看向月生苦笑一声,眼神闪动,态度和之前完全不同,似乎并不愿月生跟随他。

  月生心头微动,发现一丝中年剑客语气中的一丝异样和急切。

  “要是真有这么好的事情为何你自己不做?”

  月生轻轻眯眼,一副不信的模样。

  本来听了中年剑客的话,他准备转身就去送礼直接走后门了,但他突然感受到一股

  中年剑客沉默一会儿,看了一眼月生,“既然阁下愿意跟我,那我也不再多说,只希望阁下不要后悔。”

  “后悔,月生大爷字典可从来没有这两个字。”

  月生裂了裂嘴,露出一口白牙道。

  同时,他的感觉延伸到身后的墙壁转角,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其后站了一个人,正在默默观察着他们这些参加试炼之人的动向,似乎在记录着什么。

  虽然只是猜测,但他发现这次测试或许和中年剑客说的有些不太一样,否则司庭岂会派人盯着?

  ……

  “司空大人,试炼已经开始,按照大人的命令,属下正密切关注此次试炼,从中挑选符合大人要求之人,悲无常似乎也知晓大人你的目的,并未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北原境淮齐地带司庭总庭,司空越淡淡看着传信玉佩上属下传来的消息。

  “悲无常……此人立足北原境淮齐地带司庭上百年,一直是二把手,从未被调换,还真是了不得。”司空越闭上眼睛想到。

  他他已经是北原境淮齐地带第四任统御金司了,前面三位统御金司死的死,残的残,而悲无常却从第一任开始一直没有出过任何事。

  并且每一任统御金司似乎都很信任他,将其当作心腹,手下一切事物都是交给其处理。

  “这其中定然有猫腻,不过我初来乍到,必须先培养一些值得信赖之人。”

  司空越收起传信玉佩,在司庭,有时候并非职位越高,实力越强就有用的,如果手段不行,即使是统御金司也会被暗中架空,司空越十分怀疑前几任金司就是不知不觉被悲无常给架空而不知。

  他司空越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既然悲无常在北原境司庭根基深厚,他就直接来次大换血。

  ……

  入夜,一家客栈之中,月生和中年剑客正在一个单间中用餐。

  他看着围着自己和中年剑客的三个黑衣人人,抽了抽嘴角,总算明白中年剑客为何叫他不要后悔了。

  这家伙竟然正在被人追杀!

  他看了中年剑客一眼,发现他也用抱歉的目光看着自己。

  “你们做你们的,我不认识他,这事和月生大爷无关。”

  月生耸了耸肩,拿起桌子上的吃食塞进嘴中,一副自己只是个外人的样子。

  “哼!不管你认不认识姜无缺,今日既然在此了,就一起上黄泉路吧!”

  三个黑衣人中的一个淡淡看了月生一眼,声音有些苍老。

  嗡!

  随着他声音落下,房间的褐色地板陡然亮起一道道白色纹路,相互连接,组成一个大阵,黑红的气体从阵中冒出,凝聚成一个个椭圆形的小环,小环杀气森然,将月生和中年剑客的手脚捆住。

  “六环肃杀阵!没想到对付我一个连拘吞贼都没到的小辈竟然值得五长老你亲自动手,而且还动用这种大阵。”

  中年剑客脸色先是一变,然后转为苦笑,甚至他持见的手都在发抖。

  “怎么说你也是二长老之子,老夫这点尊重还是要给你的,如果你能交出天蚕……”

  撕啦!

  突然间,众人只见昏暗的房间中亮起一道银光,银光快到极致,一瞬间像划破一张薄纸一般破开阵法。

  同时,银光中带着诡异的气场压制黑衣人全身实力,从他的脖子上划过。

  一颗头颅冲天而起,脸上黑色面巾掉落,露出一张威严的苍老面孔,此时他眼中还充斥着笑意,似乎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鲜血如喷泉般从他脖颈喷出,溅射到整个天花板。

  “五长老!”

  另外两个黑衣人大呼一声,满眼不可思议地看着五长老还在抽搐的半具尸体,手脚冰凉。

  “我说,你们北原境的人还真是不讲道理,都说了和月生大爷无关了还要将我扯上。”

  咔嚓!

  月生扭了扭脖子,震碎捆住自己手脚的黑红小环。

  他用自己紫黑袍子的衣角擦去斧刃上的血迹,裂嘴看着面前两个黑衣人。

  “二弟,你先走,我来拖住他!”

  其中一个黑衣人大喊一声,将身边的黑衣人向着月生一推,然后自己一个转身从窗户直接跳了下去,几个纵越消失在黑夜中。

  这突如其来的一推让另一个黑衣人顿时呆住,不敢相信地看着留下自己落荒而逃的大哥。

  月生也愣了愣,“看来你们的关系不是很好呀,卖兄弟都卖得这么痛快的吗?”

  月生瘪了瘪嘴,右手一转,巨斧轻轻一挥,呼哧一声,也不等那个黑衣人多说什么,直接将其劈成两半。

  千里锁魂!

  既然出手,月生自然不会留下活口,尤其是在这种他准备加入司庭的时候,要是被抓住什么把柄,他的计划估计就要泡汤了。

  “找到了,跑得还真快!”

  月生裂嘴一笑,抓住中年剑客的肩膀,焚化地上的尸体和血迹,破窗而出,向着逃走的黑衣人追去。

  “快快快!必须将这个消息禀报给大长老!”

  姜汤神色惊慌,满头大汗飞在半空中,风在他耳边呼啸着,低下头,他颤抖着手从怀中拿出传信玉佩,准备给大长老发出信息。

  嘭!

  突然,他一头撞到什么东西上,直接从空中倒飞掉落了出去。

  “噗!”

  他忍不住喷出一口血,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他抬起头,神色惊恐地看着面前渐渐逼近的大汉。

  “饶……”

  撕啦!

  话音未落,银光一闪而过,他的身体碎裂成数块。

  “真是的,既然都有了杀人的念头,怎么就没有做好被杀的准备呢?你说是吧?”

  月生一边轻笑,一边看向一阵沉默的中年剑客,同时手上丢出一缕地火将尸体化为灰烬。

  “阁下到底是谁,五长老为人虽然令人不齿,但实力却是正正当当锁地魂顶峰强者,即使是偷袭,但能够让他半点反抗之力都没有丧命,不是锁天魂之境的强者根本不可能。”中年剑客沉声道。

  因为天赋原因,他虽然实力低微,但毕竟生于一流世家,这点见识还是有的。